时待

他们是神仙爱情!!!

[温启]护他周全

*我来填我的坑了!

*虐梗,结局be,慎入!!!

*蓝启仁视角。

*哪天等我满了五十粉丝,我就写甜文!(人格担保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当年,他以温家二少主的身份来云深不知处求学。

    他虽是二少主,却和其余温家人关系并不好,差到所有能继承温家宗主之位的人都想害死他!想毒死他,想淹死他,想暗杀他……什么事都有。可他还是每天笑嘻嘻的,对任何人都开玩笑,仿佛下一秒死的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 我问他,你为什么就这么松懈,不怕他们来害你吗?我以为,他会有种想杀掉那些人的冲动,会道一句我哪一天没想杀他们。我知道,作为蓝家人不能这样,会有损蓝家的颜面,可我还是这样想了。结果出乎意料,他笑道:

    “我已经是在阎王府走过无数次的人了,还怕这个?再说了,我没有想和他们争这权利与地位,他们想要就去要吧。”

    在金光善与我解释后,我明白了。他有一个爱他的哥哥和弟弟,他有家人啊!在这样的亲情包裹下,他或许忘了,家族之争不会有在乎的人,只有权利和一群与你争执权威的疯子。

    他哥哥被温家那些老狐狸害死后,我看见他抱着他哥哥的尸体痛哭,喊道:“哥!你别走好不好?我和弟弟需要你呀!我想你了……真的!”他哭了,哭得很伤心,喊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 后来,他把我拉到了一酒楼,他说,这是岐山最出名的酒楼,他哥哥经常来的。那天,他喝得特别多,因酒而导致脸有些泛红的他,眼角有点泪水,在有些昏暗的火光下显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 已醉的他从自己位置起来,缓缓地走到我身前,郑重其事道:“我温若寒以温家少主之名发誓,定护蓝启仁一世周全!”语毕,他顺势倒进了我的怀中,“除了弟弟,只有你了……”

    我以为,那只是他喝醉了一时兴起才说的。

    再后来,他弟弟失踪了。他知道这消息的时候,赶忙御剑去找他弟弟,我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,着急、焦虑。他说: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    找了多久我不记得了,我只知道,当时他看到他弟弟已经冰冷的尸体时,他仰天大笑。“哈哈——疯子,全是些疯子!哈哈……”他笑着笑着就哭了,“啊啊啊——你们这群混蛋……”笑了又哭,哭了又笑,像个疯子。

    从那以后,他开始与他们抢权利和地位,开始不择手段,开始喜怒无常。他说,这是他唯一的能坚持活下去的办法,除了地位和权利,我还有什么?

    他认为,哥哥和弟弟的死都是那些人害的,所以,他把当初杀害他们的主谋都处死了。那个时候,他还没有狠心到这个程度,参与者也只是给了一小点惩罚。

    “我告诉你们,蓝家人动谁都可以,唯独蓝启仁不可!如果让我知道有人伤了他,下场就和死人一样!”

    他现在是温家宗主,别人口中的“温宗主”,仇人口中的“温狗”!在他的掌控之下,温氏一日比一日强,已是站在仙门百家的巅峰!

    换作以前他说这种话时,我定会道一句“不学无术!”可现在不一样,我没有说出口。我认为,现在的他说出这种话只是玩玩,这兴致一旦过去,想杀掉我只需要几秒,早晚都得发生!

    后来就到了射日之征。

    “温若寒死了!”

    “死得好!谁杀他的?”……

    作为一个十恶不赦的他,死后绝对会有一些不好的话,就和魏无羡一样。只是,他们说了些什么,我听不清了,可我知道了两件事:温若寒死了,温家没了。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啊,曾站在巅峰的温氏啊!就在几夜之间不复存在!

    听那些去伐温的修士说,温若寒被他那宝贝徒弟偷袭致死的时候,是笑着的,当时好像还说了一句“我做到了……”

   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当真不知道我自己是升么心情。总而言之,我在这期间闭关了几日。说起来,你们或许难以相信,我在闭关时哭了几回……别说你们不相信,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!我居然会为他闭关,为他流泪,这很愚蠢,对吗?

    不过,在闭关旗舰,我也逐渐明白兄长的心情,滋味很不好受。因为我们蓝家人都是痴情种,一旦认定就不会放手!

    再后来,有人说,在温若寒的房间里有一藏的很隐秘的盒子,在里面发现了一条抹额,已有些陈旧,上面字有些看不清,可我清楚,那是我的。

    当初他接触过的蓝家人,除了兄长便是我了。

    其实啊,他说的话我都信,只是这句并非儿戏,所以我一直在找理由麻痹自己,直到我失去了他……

     “阿仁啊,我做到了……”

    “是,你做到了,可你把我落下……”

  

   

给我写的短篇配个图,字丑不要嫌弃 (′~`;)